当前位置:
首页
> 税收宣传 > 税务要闻
角色故事:改革大戏中的“小场景”
发布日期:2018-07-16 10:33 浏览次数: 次 字体:[ ] 分享:

在全国税务系统,有很多80后和90后的青年党员。他们有的初为人父人母,有的刚刚与心爱的人结为伉俪。无论生活中的角色是怎样的,他们在激情燃烧的岁月,在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中,都以税务人的担当先行,表现出高度的责任感和强烈的事业心。

母亲

张青青是国家税务总局德州市税务局的干部,也是一位80后母亲。在国税地税机构改革期间,她所在的科室工作量大、时间紧、要求高,她连续几天早出晚归,6岁的孩子经常都见不着妈妈的面。每次加班到很晚的时候,她都简单地和孩子视频上几分钟,让孩子赶紧睡觉。随后,她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,等她回到家,看到的都是已经熟睡的孩子。

7月5日,是德州市税务局挂牌的大日子,不少准备工作等待着张青青去完成。清晨不到6点,她悄悄亲吻了儿子,看着孩子翻身继续熟睡后,轻轻带上门离开了家。维护秩序、检查设备、摄影摄像等,这一天的工作让她马不停蹄。她仔细推敲各个细节,力求把每一项工作干得完美。在看到新的德州市税务局成功揭牌后,她很开心,觉得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晚上10点,当天所有的工作结束后,张青青又梳理了第二天需要完成的工作任务。她想着这个时间孩子可能快要休息了,与孩子视频对话。当孩子可爱的面孔和稚嫩的声音出现在手机上时,她不禁鼻头一酸。

“妈妈,你最近又出差了吗?”

“妈妈没有出差,妈妈只是有点忙,没有顾得上你。”

丈夫

瘦弱的身子、腼腆的样子、说话慢条斯理,是国家税务总局萍乡市税务局干部贺涛给人的第一印象。但相处久了人们才发现,这个90后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斯文,他简直就是个拼命三郎。

6月的天热起来了,为了筹备机构改革部署会议,贺涛在办公楼里上上下下地忙活。回到办公室,他偷偷掀开衣服,撕下了肚子上被汗水打湿的创可贴,重新更换了一张。这一幕,被进来找他的同事段素林看到了。“贺涛,你肚子是怎么回事?”经段素林仔细询问,贺涛才道出实情。上个周末,他动了一个血管曲张的治疗手术,虽然医生再三提醒一定要伤口愈合后方能出院,但贺涛还是当了一回“逃兵”,在手术后第五天就提前办理了出院手续,回归工作岗位。因为伤口还未完全愈合,所以肚子上还打着“补丁”,而他的家人和同事对此都不知情。

贺涛和妻子蔡惠凌结婚一年多了,经常被家人“催生”,他总说快了快了。他身边的同事知道,他已经两个月没见到妻子了。蔡惠凌也是税务系统年轻的90后,在莲花县工作。两人既是夫妻,又是同事。莲花县地处山区,距离萍乡市区78公里,驾车需要近2个小时。年轻的夫妻分隔两地,都投入到改革中,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,原定的每周末相聚变成了每月相聚,到机构挂牌前更是两月未见。蔡惠凌笑称贺涛是模范“假丈夫”。

一天清早,贺涛刚刚开始工作就接到妻子的电话,说她身体不适,得赶紧去医院。当贺涛从萍乡赶到妻子的宿舍时,蔡惠凌快因脱水昏迷了。原来,蔡惠凌患肠胃炎好几天了,怕影响贺涛工作,一直没告诉他。康复后的蔡惠凌内心虽然不舍,还是坚定地让“假丈夫”返回了工作岗位。

父亲

滕一铭是年初通过全省选调来到国家税务总局沈抚新区税务局的80后,也是政策法规科的临时负责人。他针对科室干部平均年龄低、岗位业务不熟悉、人均管户较多的特点,创新工作思路,每次布置工作都是耐心地讲解政策规定、操作流程和工作要求。在短短半年时间里,他对内对外大大小小搞了20余场培训。

他家在外地,每周只能双休日回家,机构改革期间已经一个多月没回过家了。上次周日晚上临出家门之前,5岁的儿子还抱着他的大腿问:“爸爸,你还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看着儿子嘟着的小嘴和渴望的眼神,他只能满怀歉疚地抱起儿子说:“爸爸下周末就回来啦,在家乖乖的啊。”可是每每到了周五,新的问题又来了,税收业务“疑难杂症”不解决,他的心里怎么也不踏实,为了不“食言”于纳税人,他只能一次次地食言于年幼的儿子……

前几天,一个银行的汇总纳税登记出了问题,如果当天不处理完就会影响企业的业绩。他多方协调,到了晚上,终于把纳税人的问题解决了。他看看表,顾不得早已哑掉的嗓子和疲惫不堪的身体,飞奔着登上了回家的末班车。那天下午,他整整打了38个电话。

来到沈抚新区不到半年,滕一铭就迎来了税务机构改革。作为亲经者他说:“咱80后没说的,就是一个字‘干’,不干就对不起这大好时光。”


打印 关闭